泛在的无奈 国网换帅一个月后对未来走向的研判

发布日期:2020-02-24  来源:鱼眼看电改

核心提示:2月22号白天发改委出台了《关于阶段性降低非居民用气成本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》,晚上国家电网公司立刻宣布坚决贯彻政策,出
 2月22号白天发改委出台了《关于阶段性降低非居民用气成本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》,晚上国家电网公司立刻宣布“坚决贯彻政策,出台八项举措,减免电费489亿元””。
 
同一天先后发的这两个新闻,说明国网和发改委在这个事情上应该是提前沟通协调的,而不是等着发改委政策出来,然后再过段时间研究落实。
 
可能这也是毛董上任以后的国网新姿态,结合他最近的一些动向,以及国网最近下发的8号文,个人对国网未来的走向做一些不负责任的研判。
 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鱼眼看电改” 作者:俞庆)
 
国网战略主旋律是什么?
 
对于一家大型央企来说,主旋律就是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。
 
过去(大致是刘振亚时代)国网面临的主要矛盾是:社会用电需求和电网供电能力之间的矛盾,本质上是量的矛盾,所以三集五大也好,特高压也好,都是解决主要矛盾的有效手段。
 
现在国网面临的主要矛盾是:社会对电力获得成本的承受力与电网企业供电成本之间的矛盾,本质上是价的矛盾。
 
价的矛盾就比较复杂,背后实际上是多种因素在不断回旋。
 
比如,公平与效率的关系、企业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关系;电源与电网的关系;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关系等等,这些错综复杂的因素交织起来,最终表现是成本和价格。
 
所以我认为压成本,挤利润,降电价是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旋律。
 
天时不遂,泛在的无奈
 
个人认为,寇董心里很明白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什么,只是他的路径选择是,先找新的出路(三型两网),用增量去解决存量主要矛盾。这个思路有两个落地条件:
 
1、新出路必须足够光明,至少是万亿级别(这个万亿不是市场空间,而是国网的潜在市场占有率对应的,说白了就是能吃得到的蛋糕),否则带不动国网这艘大船,但是即使是泛在物联,在市场化的业务里很难有这个体量。至于综合能源服务,据说到2030年是3000亿目标(估计是内部测算市场占有率30%,一年是否能有1万亿的市场还两说)。
 
2、以时间换空间,新出路必然是竞争性业务,因为垄断业务在监管环境下,已经没有再挖万亿的可能性(基本上属于零和博弈了)。竞争性业务需要培育的时间,3-5年只是起步价,5-10年未必能定胜负。
 
可惜,没有给寇董那么多时间,产业转型、贸易摩擦,再加上疫情影响。天时尚且不足,即便地利人和又能如何?可能他的无奈就在这里吧。
 
国网8号文里看端倪
 
毛董履新的思路,我认为初步体现在国网8号文里(并不完全,但是足够我们细细品味字里行间的微妙了)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方面:
 
一、体现企业社会责任的部分
 
基建投资,上马特高压和抽蓄,实施工程拉动,这是经济下行压力下的必然应对措施。
 
降电费。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电费95折,还有基本电费的优惠措施。
 
二、提高运营效率,减少监管类业务成本
 
特高压混改。引入市场化投资者,这个举措背后也很有深意,在自然垄断环节引入市场化机制,本质上也是要理清相关的成本和利润,收益清晰化。
 
放管服。优化总部架构,放弃三集五大的总部管理模式,省公司自主权增加(战略+运营管控),并且要求梯次放权。
 
三、监管类业务和市场化业务区分
 
市场化业务企业化运作。落实法人主体,董事会制度,职工分红,战略+金融管控模式。
 
非监管类业务有效隔离。产业单位、集体企业都是非监管类业务,解决“靠企吃企”的问题,推动信息披露,以公允价格获得相关业务,规范关联交易。
 
推进省管产业单位改革。压减集体所有制企业、建立产业关系、产业管理公司规范运营,处置非核心业务。这个思路类似地方政府的“国有资产管理公司”,实现集体企业的规范化、清晰化和市场化运作。
 
剥离传统业务和企业办社会业务。有序退出传统装备制造、房地产、宾馆酒店。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改革。
 
新业务领域,在芯片、储能、智能终端、电动汽车、综合能源等方面推动发展。
 
四、整体上进一步推动电改和服务
 
输配电价改革、推进增量配网试点、推进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设。
 
创新客户服务模式,实现多业务互联互通,一证通办。本质上也是减少内部摩擦成本,减少客户交互成本,提高客户感受(类似最多跑一次)。
 
国网的新发展特色
 
毛董领导下的国网新战略,个人认为就是以解决新时代主要矛盾为目标,对国网发展路线的重新定位,实现坚守主业,灵活高效,推进改革,务实拓展。这也是全社会、各级政府部门对电网的根本期待。
 
坚守主业,就是国网改变过去全产业链布局的做法,而是以电网运营商为主营业务(管制类业务,成本进电价)。在能够充分发挥核心竞争力的市场化环节,以市场化的方式进行新业务拓展,比如规范集体企业运营、部分退出装备制造业、不再把泛在物联作为战略级发展方向等。说句题外话,非管制类业务(也就是电网企业广义的市场化业务,比如产业单位、集体所有制企业)的理顺与区隔,是电改深入推进的根本保证之一。
 
灵活高效,在非管制业务方面,对集体企业和产业单位按照市场化的规律进行管理,责权利对等,并且借鉴地方政府的国有资产运营思路;在管制业务方面,一是通过引入新投资者,以类似地方铁路(政府、铁总、第三方投资机构合资)建设的,设立特高压、增量配网等项目公司,产权和收益清晰化,倒推企业内部的成本清晰化;二是放管服,给省公司更大的自主权,因省施策,总部进行战略管控。
 
推进改革,输配电价改革解决一些关键矛盾,比如成本结构优化(个人认为这个对增量配电价格的合理化具有重要意义,也是首次提及),妥善解决交叉补贴。推进增量配电试点、建立电力市场。这些方面值得进一步期待。
 
务实拓展,在新业务拓展方面,从文字层面看,个人觉得比较严谨低调务实,不过多强调高举高打的企业战略,而是扎实推进落地,构建“公司创新发展新平台”。这个新平台的提法,前面一句话是成立合资公司,也就是以开放和合作的模式去推进新业务,以平台化合作的方式去落地,把自己放到一个平等的合作地位上去推动,这也是市场化的一种态度。
 
至于泛在么,我觉得只要是能够帮助国网实现上述目标,提质增效、拓展业务的,其实只是换个名字继续推进,大数据是整个行业发展的趋势。至于那些包装精美、只花钱不赚钱、毫无经济效益可言的泛在项目,那就前景堪忧了。
 
总结一下
 
毛董可能会给国网带来什么新变化,个人觉得可能是让国网更像一家国有企业,一是体现国企的社会责任与担当,在电改、降电价推动经济发展、服务社会等方面;二是更像铁总、中国移动这样的市场化企业,聚焦主营业务,精益管控,降低管理成本,开放合作。
 
当然,所有一切最终的目标,就是国网公司在监管要求的8%的收益率基础上,不断提质增效,降低内部成本,运营更加清晰透明,更加市场化,解决当下价格与成本之间的矛盾。
 
改革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

 
 
[ 频道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沪ICP备16055099号-3

中国充电桩网 版权所有 © 2016-2018 咨询热线:021-6117 0511  邮箱:sina@heliexpo.cn 在线沟通:

本网中文域名:充电桩网.中国本站网络实名:中国充电桩网-中国最专业的充电桩行业信息网站